2019年7月21日香港发生冲击“中联办”事件有感

按照邓公的说法,“五十年不变”。“那五十年之后呢?”“五十年之后也就没必要变了。”

统治阶级想要确立统治地位,光靠嘴是不行的,必须得有足够的物质保证。最重要的物质保证就是确立并维护生产资料的所有权。谁垄断了生产资料的所有权,谁就垄断了社会。但仅仅靠垄断生产资料还不够,还得在垄断生产资料的同时构筑并维护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比如文明点儿的,各种文化产品,向劳动人民解释或暗示为何要这么做,如果解释了不服气那就来点儿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暴力机构。

这也就解释了,不同的阶级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当然会有迥然不同的法律和道德。

对于香港来说,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坚持“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既然香港是中国的土地,却实行与内地截然不同的制度,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法律和道德又完全不同,那如何在保证履行承诺的前提下体现“香港是中国的领土”,让一部分“不服气的香港人”服从呢?

我来给大家提个醒,《基本法》的确说“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了,但却并未规定资本由谁代言。这个基本法虽然限缩了中央政府的权利,但却并未阻止社会主义国家的物质基础——国有资本在香港的主动扩张。

我说的够明白了吧。等到中资及其附属机构完全控制了香港(的生产资料)的每一个角落的时候,那香港还有必要变吗?这种情况下港府、立法会不论由谁组成,都跳不出中资的势力范围,就跟猴王翻不出如来佛的掌心一样。 这种情况下的香港,繁荣也保证了,社会也稳定了,民主也齐备了,法治也完善了,对上也服从中央指挥了,这不挺好嘛! 至于说特首的诞生程序是什么,随他们的便咯。你看隔壁澳门不就是这样嘛!遇到自己处理不了的事儿,请求中央支援一下,真的是里子面子都有了。

二十二年前英国虽然依据《中英联合声明》退出了,但类似的是,《基本法》并未否认西方资本在香港的投资所有权。现在的香港还不到中资完全掌控局面的这一步,中资只是在缓慢扩张中,只是这个扩张期邓公只给了五十年。这个“五十年”与其说给香港听,倒不如是说给全中国人听,这个“五十年”是邓公给全中国人的一个考核指标。五十年一到,中资必须全方位掌控香港。

中资毕竟和西方资本“不是穿一条裤子的”,而香港在转口港贸易、金融业又有着相当的优势,这种优势让西方资本在香港有利可图。西方资本可以放弃香港的治权,但怎么能轻易放弃深耕了一百五十多年的生产资料的控制权呢?

其实在香港回归前,中资就已经开始在香港扩张了,不然仅靠民间旅游访学、商业合作、政府访问,亦或是武力恫吓,都不可能让香港这么轻易回归中国。香港现在回归中国二十二年了,中资的扩张是有目共睹的。在以前中资实力微弱的时期,也是香港反华情绪比较温和的时期,内地人来到中资云集的上环(解放区)工作感觉就像回家一样,可听到这种话的香港人却眼神里饱含愤懑地把上环称作“沦陷区”。不过,在座的各位听到“沦陷”可别生气,更生气的事儿可在后头呢。这个地名他们想怎么叫就随他们怎么叫,这些人也只是嘴上不服罢了,不还得是老老实实去工作?他们的不满也只是停留在嘴上而已,并未付出实际行动。随着中资扩张的脚步滚滚向前,肯定会有人将“嘴炮”付诸行动的。这不,更令人气愤的事儿就发生在昨晚(2019年7月21日)。那其实就是西方资本操控的人形工具自费在街头上演了一出比较激烈的投名状表演罢了。这些在香港接头、立法会和国际场合上上演的一出出闹剧,无一不是中资和外资(包括不服从中资的港台资本)对香港争夺战的一种具体体现。

你问我对此事儿生气吗?我并不生气,并非是对侮辱国家象征的无感,而是信得过香港目前的局势尚处在可控范围。你问我对施暴者生气吗?我不生他们的气。如果他愿意走,那就让他走(比如申请台湾当局“庇护”),我们倒省事儿了;他愿意留,就接着留,毕竟“码头还需要这些人扛大包”呢,对吧?即便这些人真的堕落到“流氓无产者”,甚至是“极端流氓无产者”——“恐怖分子”(无证制作和储存爆炸物、藏匿攻击性武器和有毒粉末)的地步,不事生产,专搞破坏,那也不要紧的,留着这些人正好是对内、对外和留给后人的宣传工具,我开心的要死咧。

“当资本来到人间,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血……”此句出自《资本论》。当人作为“资本”的工具时,那“资本”的确是肮脏的、反人类的。但我们不能完全否定“资本”,毕竟这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产物。我们应该做的是摆脱“资本”的枷锁,争当“资本的主人”,让“资本”为我所用。

现在的台湾(当局,也包括下届台领导人候选人和团队)不知是自我发觉了还是经“高人”指点了,似乎已经意识到中资开始有意掌控台湾的局面。特别是绿营修法“中共代理人”,就是西方资本及其代言人试图在台湾构筑起资本的“铜墙铁壁”。

不过这也不要紧,毕竟解决台湾问题没有设定期限嘛。咱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